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菜花黃,瘋子忙。油菜在村莊外的麥子地裡,肆意熱烈地黃起來,輕盈的花香飄進村莊,村莊裡整個春天都能聞到,油菜花那種腥甜、夢幻般的濃郁醺香。油菜一黃,陳梅梅就瘋了。陳梅梅坐在房簷台上,幾乎全是眼白的眼睛一動不動望著院子,嘴裡像村莊裡的孩子唱歌兒一樣,語無倫次哼唱著。陳梅梅家的院門敞開著,院子裡落滿了枯乾的桐樹葉和一灘灘雞屎,村莊裡一些無所事事的大人和還沒到上學年齡的孩子,圍在陳梅梅家大門口,一臉好奇、快樂地向院子裡張望著。陳梅梅的臉上,泛湧著一種難以抑制的激情,陳梅梅像一個才思敏捷的游吟詩人,想起什麼唱什麼,看見什麼唱什麼,她所唱的內容,既像天馬行空風馬牛不相及,又像真實地發生在村莊裡,人們在大門口聽著聽著,“轟”一聲笑了,有人從人群裡紅著臉離開了,陳梅梅將這個人唱進了她嘴裡,這個人想起,她曾向陳梅梅借過一勺辣面或者一勺鹽,一直忘了還。 陳梅梅瘋時,整個春天,孫小文的眼睛都是紅的,眼珠子腫呼呼的,像一整夜在水裡泡著。陳梅梅是孫小文的母親,孫小文一定在夜晚或者早上起來哭過。我和孫小文在一個叫羅局的小鎮上讀初中,我們村莊離羅局鎮有三里多路,一條土路蜿蜒在麥子地油菜地裡,東彎西拐,像一截被人丟在田地裡的爛麻繩。有好多早上,我已快走到了羅局鎮上,回頭望過去,看見孫小文才從村莊裡跑出來。孫小文的身後是他弟弟孫小武,孫小文和他弟弟孫小武的身影一會從麥子地裡浮出來,一會又淹沒在一片金黃色的油菜地中,像是春天的風吹著的兩張剪紙。有時候,早上第一節早讀課下了,孫小文才胳膊裡夾著書本,低著頭,一雙眼睛紅紅地走進教室。 學校裡的老師幾乎沒有說過孫小文什麼。或許,是因為孫小文那雙紅紅的眼睛,或許,是因為孫小文學習好的緣故。孫小文學習好,不是一般的好,是別人望塵莫及的好。孫小文從初一就是班上的數學課代表,一直當到了初三。別人絞盡腦汁也做不出來的一道數學題,拿過去問孫小文,孫小文嘴咬著鋼筆筆帽,看完題,一雙眼睛使勁眨一下,再眨一下,數學題就解出來了。孫小文說話時有時候結巴,越急越結巴,這就使得他常愛眨眼睛,眼珠子咕嚕咕嚕左右轉動在眼眶裡,一眨一眨,好像別人做不出來的那些習題的答案,就藏在他的眼睛裡。 油菜花一落,陳梅梅就好了,好像她在油菜花黃的那些天裡,剛剛做了一場連自己也記憶不清的夢。陳梅梅不大愛說話,她家的大門,在油菜花落後從早到晚一直緊閉著。陳梅梅有時走在村莊裡,別人和她說一句她在油菜花開時所唱的那些歌兒,陳梅梅臉一紅,一聲不吭就低頭走過去了。陳梅梅的丈夫孫廣厚在咸陽工作,好像是什麼軍工廠,孫廣厚只有過年時才回來。孫廣厚回來時,孫小文和他弟弟孫小武常將他父親帶回來的一種叫做鎂的金屬,拿出來給村莊裡的孩子。鎂像煙殼裡的錫紙一樣白,一片片明晃晃的,用火柴點著,會發出熾白、耀眼的亮光。孫小文曾給我他父親帶回來的幾片鎂,我在正月十五晚上點過,劃一根火柴,哧一聲,一團熾白、耀眼的亮光,映照得院子裡一片雪亮,鎂燃燒後的灰燼,落在地上,像一灘雪白的雞屎。許多年後,我和孫小文上了初中,在化學實驗課上,老師做實驗時所用的那種金屬鎂,跟孫小文小時給我的,一模一樣。 初中畢業,我考上了咸陽一所中專,孫小文沒有考上中專,孫小文考上了高中。去羅局鎮上的學校裡領了錄取通知書,走在回村的路上,我忽然感覺到一種輕鬆。我考上的是咸陽一所農業學校,在拿到錄取通知書以前,我甚至連這所學校聽都沒有聽說過,這所中專並不是我夢寐以求的,我只是覺得,我和孫小文此刻正走著的這條蜿蜒在麥子地油菜地裡,下雨天時常變得稀糊糊的土路,我再也不用走了。但對孫小文來說,這樣的路還長著呢,孫小文考上的高中在一個叫益店的鎮子上,距離我們村莊,要翻過一道溝,大約有二十多里路。土路邊的麥子已黃了,已經有人在地裡割麥,油菜地裡的油菜早收割了,玉米一片片綠茵茵已有一?多高了。快走到村莊裡時,我忽然聽見,孫小文說,我數學怎麼才考了那麼一點?!我回過頭,我忽然看見,孫小文的眼睛裡滿是眼淚,孫小文不停抬起胳膊用手擦著,但淚水還是從他的眼眶裡湧出來。陳梅梅瘋時,孫小文的眼睛是紅的,但我從來沒見過孫小文的眼裡有淚水。孫小文沒有考上中專完全出乎老師同學的意料,孫小文數學考得太少了,才80多分,孫小文離中專錄取分數線,只差2分。 快過年時,學校放了寒假。我剛回到家,母親就說,陳梅梅死了。年根時,陳梅梅時常在她家院子裡喊她肚子疼,孫廣厚到過年時才回家,孫小文在益店上高中,孫小文的弟弟孫小武初中沒畢業就跟村上的人打工去了,別人以為陳梅梅又瘋了,在胡言亂語,誰也沒將陳梅梅的喊聲當回事。幾天後,陳梅梅就死了。我在村莊裡碰上了孫小文,陳梅梅剛過盡七,孫小文和他父親孫廣厚他弟弟孫小武從墳地裡回來,孫小文穿著身白孝衫,看見我,孫小文似乎還咧著嘴向我笑了一下,但孫小文的眼睛是紅的,跟春天油菜花開時陳梅梅瘋的時候一樣,眼珠子腫呼呼的。我問孫小文,學校裡學習緊嗎?孫小文說,不緊。孫小文在益店高中學習像他在初中時一樣,也是別人望塵莫及的好。我和孫小文剛說過幾句話,看見他父親和弟弟走遠了,孫小文就攆著他父親和他弟弟的背影,向他們家的方向走了。 有一年五一,我放假回到家。夜晚,孫小文來看我。半年多沒見面,孫小文一下比我猛高出了半個頭,他嘴唇上的絨毛,黑沉沉的。孫小文談戀愛了。他愛上了他們班的語文課代表,或者說,他們班上的語文課代表,愛上了孫小文。我和孫小文在屋子裡說了幾句話後,我們走到了村莊外面,一條僻靜的土路上。孫小文給我說著他和那位名叫劉粉英的女同學往對方的書桌裡偷偷地塞紙條,寫情書,甚至,他上晚自習時,偷偷和劉粉英跑到高中校園外的田野裡。孫小文給我說著說著,忽然漲紅了臉,結結巴巴說不下去了。孫小文說,我……我們……那個了……孫小文使勁眨著眼睛,孫小文的眼睛裡,湧動著羞澀、興奮的波光。我和孫小文都十八歲了,我還從來都沒有戀愛過。有一段時間,我晚上失眠時眼前總飄著一位從漢中來的女同學的影子,後來,我發現那位女同學和我們班上一位愛踢足球的男同學手拉手走在一起,此後我再也不失眠了。孫小文對我說的“那個”到底是什麼,我連一點這方面的經驗都沒有。淡淡的月光落在我們身邊的麥子地裡,村莊外面,油菜花又開了。油菜花開的夜晚,村莊裡連我們嘴裡呼出的氣,好像都是芳香、腥甜的。 但是孫小文沒有考上大學,和孫小文談戀愛的那位名叫劉粉英的女同學也沒有考上大學。高中開學時,孫小文那位名叫劉粉英的女同學騎著自行車,來孫小文家裡叫孫小文和她一起去縣城裡復讀,但孫小文沒有答應。據說,那位女同學後來流著淚走了。孫小文的弟弟孫小武瘋了。 孫小文的弟弟孫小武初中沒畢業,就跟著我們村莊裡的人去西安打工去了。一年後,春節過年回家時,孫小武從西安工地上領會來一個老家在乾縣的女孩子,正月裡,就領了結婚證待客結了婚。孫小武瘋的時候,兒子連滿月都沒過,孫小武整天立在村莊口,媳婦怎麼勸說都不回家。孫小武瘋時,一句話都不說,只是整天立在村莊口,向村莊外的麥子地和油菜花黃燦燦的油菜地,呆呆地望著,一望,就是一整天。孫小武一瘋,孫小武的媳婦抱著孩子去了乾縣老家,不回來了。 孫小文高考落榜後,就跟著我們村莊裡的人去了西安工地上打工。臘月裡,孫小文回家將他弟弟孫小武接到了西安,住進了醫院。正月裡,我回老家過年,聽村子裡人說,孫小武死了。孫小武是喝農藥死的。據說,孫小文將弟弟孫小武帶回家時,孫小武的病好了。走進了他家的院子,開了房門,望著空蕩蕩的房間,孫小武一屁股坐在門檻上,“哇”一聲哭了。孫小文打掃完院子,正在廚房裡做飯,忽然聽見院子裡“啪”一聲,響起瓶子的碎裂聲。孫小文從廚房裡跑出來,看見一瓶農藥被孫小武幾乎喝完了,藥瓶碎在了地上,孫小武人已經軟了。孫小文喊人將孫小武拉在架子車裡,還沒到羅局鎮上的醫院,孫小武就斷了氣。我不知道,弟弟孫小武死的時候,孫小文是不是哭過,他的眼睛是不是像母親陳梅梅死的時候一樣,紅紅的,腫腫的,眼珠子像整夜在水裡泡著。有一年正月裡,我去村莊東面的墳地裡給父親上墳,有人指著陳梅梅墳邊,一堆小小的荒草覆蓋著的土疙瘩對我說,那就是孫小武的墳。 幾年後,孫小文結婚了。孫小文的媳婦娘家在我們村莊東面一個名叫東寨子的村莊裡,我有幾次回老家時碰上孫小文的媳婦,抱著一個吃奶的孩子坐在她家院門口的門廊裡,臉扁扁的。孫小文像我們村莊裡的那些男人一樣,常年在西安工地上打工,只有過年或者收種季節才回一趟家。有一年,我回家幫母親收麥,在村口,我碰上了孫小文。我和孫小文打了聲招呼,剛說了幾句話,孫小文就提著鐮,向村莊外面的麥子地裡走了。孫小文戴著頂草帽,他走路的樣子像村莊裡那些上了年紀的人一樣,頭低著,身子向前傾著,兩條腿一擺一擺的。孫小文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父親。 有一年,我聽人說,孫小文的父親退休時,孫小文頂替父親進了咸陽的軍工廠,當了車工。後來,又聽說,孫小文在工廠裡上了一年多班,工廠裡的工資根本不夠養活媳婦和孩子,他又去西安,和我們村莊裡的人一道在西安工地上打工。有一天,我在羅局鎮上下了車,忽然看見公路邊立著孫小文。孫小文說,他回咸陽的工廠上班了,他的兩個孩子都到了上學的年齡了,城市裡的教學質量比農村要強些。孫小文還說,他買了別人的二手房,因為去銀行貸款需要證明,他剛去了趟鎮上的派出所。後來,去咸陽、西安方向的長途班車來了,孫小文握了握我的手,就上車了。在孫小文踏上車門的一瞬,我忽然看見,孫小文滿頭的頭髮,幾乎全白了。此後,回老家,路過孫小文家的院子,我看見,孫小文家的土牆院牆豁豁牙牙幾乎快剩下半截了,透過院牆的豁口,可以看見院子裡一簇又一簇的雜草,和落滿院子的厚厚的桐樹葉和楊樹葉,看來,孫小文家裡已有好長時間沒有住過人了。 我有好多年已沒有見過孫小文。不知道,他現在在咸陽生活得好不好?在那些油菜一片片黃燦燦的春天裡,他會不會想起他的母親,那個將他帶到這個世界上來,給過他痛苦和屈辱的瘋子母親!

| 4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一 冬日的雪,帶著所有屬於冬天的味道一併融化,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 三月的春風已經把時光剪開。關於春天的到來,薄瘦的柳枝在料峭的寒氣裡搖擺,堅持傳遞著這個密令。 抬眸,斜伸的枝椏上,春已然風情萬種。 三月的詩稿注定命犯桃花,在劫難逃。 每一個趕路的人都會情不自禁回頭北望,那些撤離的西風,消瘦的古道,對於寒冷的印象,竟有一種失魂落魄的眷念。時光一去不復返,這是刻在石碑上的戒律。 關於寒冷,關於凍土沉雪,關於每一道線索的存在,我們就這樣,鍥而不捨。 朝南的窗戶推開了,春天在柳樹枝頭垂下萬條訊息,於是河水一夜之間奔赴而來,滿漲的河床開始臃腫,以豐腴的姿態喲喝起來。 春江水暖鴨先知。於是,清冷的城廓在斜飛的柳絮裡嫵媚起來,在一樹一樹的桃紅梨白裡淪陷著。 時光在內心駐紮,水村山郭酒旗風落滿所有的棧道,以酒為契約,以酩酊為言由,讓我在最嫵媚的時刻,無盡遊走。 二 一個人坐在簾幔微垂的窗下,握一卷羅蘭小語,一半神智散落在那些睿智的生活感悟裡,一半神思早已被簾外囂張的東風俘虜去。 東風惡,桃花薄。昨夜雨疏風驟,有多少美好的事物在一夕之間褪去繁華? 桃花落,閒池閣。西風帶不走東籬菊花黃,東風也奈何不了春日的嫣紅奼紫。捧著那無端零落的紅,禁不住有些黯然神傷。可轉念想,這每一個柳暗花明的拐角,必定有嫣紅的心事成灰。置之死地而後生,桃花落,滿枝椏的綠更昭顯生命的遞進,事物的質變,沒有花的捨身,何來果實之芳香? 我們以年少輕狂的歲月為代價,換取某一日心如止水,算不算沉甸甸的饋贈?遙想當年春衫薄,還有多少明媚的心情任我們揮霍? 美麗是一種很私人的東西,唯有懂得的人才可以看見的,她的近義詞是孤獨。 我喜歡簡單的美麗。譬如一個人的氣息。那是一種很私人的感覺,因為裡面有著光陰的恩寵。 茶花散發著清香,迎春花往窗台下垂落,含笑樹舉起新苞,風中搖曳的青蔥兒,在散落的時光裡,最恬淡。 三 春天最喜歡的花是桃花,常常在一夜之間迅猛地開放,突如其來,勢不可擋,然後在風中墜落,讓人眼裡生疼。 終究有些遺憾,留取記憶。想起張愛玲的話:生平有三大憾事,一恨鰣魚多刺,二恨海棠無香,三恨紅樓未完。 月有圓缺陰晴,古來千里嬋娟難。相思總是付閒愁,相遇和離別,皆措手不及。繁華三千里,終須散場。一季雲笛,梔子無香。流年裡的暮鼓,就這樣遙不可及的敲破了歲月的沉寂。 鰣魚多刺如何?天下池魚豈止僅有鰣? 海棠無香怎樣?繁花種種。入春來,迎春淺黃嫩綠靜靜垂,含笑暗香惹人憐,茶花繽紛自芬芳,一樣的美麗張揚。誰又是誰的解語花? 紅樓未完,幼時看線裝,以為風雪歸人,是那石頭的宿命。花已葬,留那頑石也是蹉跎,不如歸去,橫豎是種結局。世間萬般精彩總是噶然而止,奈何一枕黃梁?誰是誰的續集不再是那麼揪心裂肺的重要。曾經焚稿的疼痛一如靜默的江水,東流去。 安靜,恬淡,依舊是那水袖流雲的金陵女子,撐一把精緻的油紙傘,行走在我明滅撲簌的江南。不拒絕溫暖,不拒絕快樂和感動。 “照水桃花隨水去,人恨春難駐。”依舊執拗地傻,執拗地快樂,執拗的任性和笑鬧。 四 其實能讓你快樂的大多都是些微小的事情。我們都不是參破紅塵的人,會因物喜或己悲,會因文字快樂或傷感。 最近看到《傾城之戀》。 用一個香港的淪陷成就了范柳原和白流蘇的傾城之戀。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樣的地老天荒,就算美得如童話般遙遠了,也執拗地喜歡入骨,幾分天真,幾分絕望的淒惶。 有一天,所有的美好灰飛煙滅,那地老天荒的愛何在,何藏?那麼多的相遇,敵得過離別的猝然的傷? 一如既往的心的默契,那種安然若素的相依,掐入骨髓。曾經以為的距離和淡漠,以為的疏離和疲勞,在磨合裡貼近。 美麗啊,你讓我慌張。歲月如此靜好,美得讓人無助彷徨。卻也喜歡了這種簡單的平靜。簡單也好,平淡也罷,都是安然若素的心情。人約黃昏後,和友人散步,跳舞,喝一杯咖啡,然後各自散去,轉身,彼此的背影消逝在寂靜的夜裡。一天又過去了,生命不是靜止,就算是簡單的重複也是一種執著的美麗。 花開花落年復年,淡淡無痕。依舊是那溫潤如水的女子,恬淡的微笑,流光飛舞裡,賞那陌上花開緩緩歸的景。 五 我喜歡去郊外的田野裡散步,喜歡看那鐵軌伸向遠方。那些路邊茂盛的油菜,細長的梗上開出細碎而清香的花兒。它讓人嚮往婺源,嚮往春天的旅途。 在油菜花盛開的原野散步,是一種奢侈的心情。風把濃郁的花香吹來,那些粉末沾染著我的長髮,我的臉頰。我喜歡這樣的沉淪,春天的氣息很甜美,像極了哈根達斯的味道,有著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獨特魅力。 古老的時光裡許多花兒已經老去,擁擠的市集裡,多少敏感細膩的心思已經渾濁不清。我無法停止我筆尖的傾訴,猶如無法停止的春天的雨。許多城市在雨的沖洗後,依舊有梨花般純潔的詩行在流淌。 我想我應該是快樂的。很多人或者往事會在空氣中留下痕跡,散發著不老的清香。就這樣沿途看風景,一個人也好,有人陪著也好,心中有一塊明淨的天空,永遠蔚藍,那些寂寞和週遭偶爾升起的喧囂,如身後廣袤的田野,在陽光下攤開安靜的面容,一一隱去。 在不落雪的南方,等待一場龐大的花事盛開,算不算奢侈的願望? 那在喧鬧如此的今天,我能奢求什麼呢? 我只是想在光陰跌落的時候,用笨拙的筆,記下這流年似水的悵惘。這園中還有風和日麗,開滿了一樹一樹的三月花。 安靜地從桃花飄落的小徑走過,長久地凝視著,那些飄逝的美麗,燦爛如帛。 白色的水鳥在湖面盤旋,溫柔的朝暮,映襯著四季的輪轉。那些年輕熱烈的聲音隱隱在空中迴盪,那些散落的時光裡,有我們最甜蜜的痛。

| 14 July, 2012 | 一般 | (6 Reads)
  如今,老鼠的數量越來越多   膽子也越來越大了   它們走在街上   再也聽不到驚駭魂魄的喊打聲   過去只有在晚上才幹的勾當   現在白天也敢幹了   它們還在私下裡傳播   有的貓兒還為它們放哨

| 30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時間的速度之快,讓許多記憶不小心就丟失了,即使重回舊地依然無動於衷!看來那段記憶已經深埋在了某個角落! 我上班的一個地方在我的高中旁邊,每次去那邊上班,我都會不小心的看到我的學校,那裡給我帶來了許多傷感和感動!我曾今在那裡想挽回我的感情,但為了那段被拋棄的感情我卻做了很多愚蠢的事情,甚至讓自己變成了笑柄!我的可笑之舉讓我在以後的為人處事上更加小心,我變得不再輕易相信朋友! 但是我的執著,竟然讓自己在高中畢業後,足足等了好幾年,我會在自己克制不住的時候給他家打電話,但從來不會打通!我竟然期盼著我們會在某個路口巧遇!天哪,我是多麼的無知啊,在他給我打來電話時,我的態度竟然是反向的,我明明期盼了那麼多年,但我還是欺騙了自己!因為我的身邊有了另一個他,我不能背叛他!

| 23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某一年的日記,迷了我的眼。 某一季的念想,溢滿一夏天…… 陽光迷離的盛夏,張揚放肆的夢想,我們擦肩而過的未來…… 我坐的地方,靠近窗邊,可以吹到風。 窗外是錯落的磚瓦房,對門一扇頹圮的牆,銹跡斑斑,刻滿歲月的傷。艷陽天,叢生的雜草,跳著只屬於風的舞,微微,竟滿溢夏日的萋萋芳香。 右手邊,是冒著熱氣的綠豆湯;左邊,喝掉一半的茶,淺綠淡黃,依舊炫耀著它濃淡適宜的甘甜;幾支用來塗鴉的筆,靜靜地躺在潔白的紙上,此刻,它們在思考;剛洗好的頭髮在風中亂舞,偶爾喜歡,這樣的混亂…… 他們說,心在最安靜的時候,可以聽到上帝的心跳…… 那麼,上帝的心跳,會是什麼聲音? 此刻的“叮咚叮咚……”算不算…… 竟是被我遺忘許久的風鈴……一剎那,恍若隔世。而當初的雀躍,瘋狂的喜歡…在它天籟般的旋律下,一幕幕,如放映一場老電影,黑白屏幕,簡單畫面…沒有強烈的視覺感受,只是,緩緩地,像小時候外婆講故事時喜歡用的調,那種,足以使我淚流滿面的感動。 我不應該淡忘的,是麼?比如,外婆的故事;比如,爺爺的臂膀;比如……那些小小的溫暖的瞬間,那些賺足了我眼淚的片段,那些塗滿青春的斑斕……我應該銘記的,不是麼? 我不傷感,只是遺憾,在不斷的面對、不斷的擁有的同時,我在失去,一些永遠也無法彌補的美好…還有,我害怕失去的,單純快樂…… 時光倒轉,思緒在這一刻開始混亂……我該記住的,這一切…… 風,忽然脹滿窗簾,像張開的翅膀…… 似一場意外 又,戛然而止……

| 16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現在的我好累,過敏症狀折磨的我想逃。最近被現實折磨到了極限,感覺非逃不可。 以往不論在順境中還是苦熬拚搏泛舟命運低谷時,我都不曾如此彷徨過,抽空的感覺。 固執的率性而為以為自己不會累,其實是沒有服輸的勇氣。沒有背對問題,沒有斜視未來,現實就是 扭曲的;任憑你固執的堅持,完美的塑造。 痛到回不去平靜,茫茫然發呆。有價值沒價值的只要還剩點溫情,就沒有不守候的理由。 如若我只剩下聽覺,是否生活會更美好? 模糊了美的輪廓線、味的口腹之歡、痛的意欲撕離、息中你的味道…… 失去行動力換來想像力的代價,仍不能承受。 簡單邏輯,誰把我們的生命搞糟了我們就不跟他好。 窩囊只是空虛的行李,一個人的時候它會陪你很久。 尋回簡單生活,一瓶啤酒一首歌,清新忘懷感動很久。 原來智慧的刻意就是隨緣,吾耳你聽……

| 9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苦澀的人生,滿是情愫。兩年之交,眷念如故,沉默是一種淡淡的憂傷,有些事雖然成為記憶中的過往,如今每每想起,或許心中還會泛起些許的悸動。正如忘記你我做不到, 生活也好,愛情也罷,我們譜寫出屬於自己的曲。千回百轉的旋律,終究離不開五線譜的左右,你我戲劇般的站在舞台上,像個木偶,看盡人生的喜怒哀樂,嘗盡生活的酸甜苦辣。最終霓虹燈下你不是你,我也不是我,只是留下一份惆悵、一份憂傷。? 你淡淡的憂傷讓我心痛,你隱匿起來的孤獨讓我窒息,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我不知道要如何佔據你心裡全部的角落。想你,在你看不見我的角落裡, 遙望著遠方,思念綿延不絕,肆意地吞噬著身體的每一寸肌膚,悵然回望,淚在不經意間滑落臉頰,淚,是甜是鹹?是酸是苦?或許是幸福?或許是悲傷?點綴的星空,浮生如夢,倚靠窗頭,曉風拂面,風乾了眸中淚,帶走了憂傷,留下寂寞的守候,等待下一次輪迴。 想你,讓我在孤獨的夜裡和夢裡守著記憶徘徊;愛你,讓我在思念的昨天和今天裡苦苦等待;盼過秋盼過冬,盼到春暖花開,盼到我與你攜手未來;親愛的,拇指間表達我對你深深的愛!

| 7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這是一汪乾淨的水 水面也只泛了層油污 看那蛤蟆多麼歡愉 水草此刻也更顯風姿 這是一汪乾淨的水 水中沽騰起一絲血跡 泛黑的包裝自在蕩漾 折射的光芒閃得人眼花 這是一汪乾淨的水 細菌早已在這裡安家 小孩也不過來玩耍 連人們都快要忘記 還有這樣一汪水啊 這是一汪乾淨的水 在被工業踐踏了之後 便成了這般模樣啊 當我幾年後重返此地的時候 分明看見它眼中閃著淚花 這是一汪乾淨的水 人們以前習慣這樣稱呼它

| 2 May, 2012 | 一般 | (3 Reads)
那一夜,月光超好。我站在夜的一端,用風一樣的速度抓住了你的衣角。你破例,沒有逃…… 我用眼睛和你對話,你則用腹語給我回答。你說你很留戀我,我就說要守侯你一輩子…… 是如水的月色為我烹了壺純正的香茶,那清香,潤心潤肺,醒了曾經的迷茫…… 那一夜,我失眠了。於是,你從我的夢中輕盈而出,落在我的睫毛上。激動的我、忙亂的我,竟不小心熱情地將你融化成霧,你就軟軟地沿著我的臉頰流淌,直讓我心疼,直想喊你的名字…… 黎明前的黑裡,心痛得醉了。醉到想睡。你便快意地回歸我夢裡,一如從前,英俊地站在飄飛的風裡。我向你奔去,用雙臂繞住了你的脖子,你就擁著我轉成了陀螺,直到我的淚如久盼的春雨,橫飛…… 幸福的感覺,就是透徹地流一回淚吧?!那真地很美,很美…… 文章來源:小草:簡單生活,快樂人生 |輕吻那縷勿虛勿實的光芒 | 瑞則的易學部落格 |家有胖胖的BLOG | 拉風小壞壞 |謝有順的部落格 | 天使的BLOG |牙牙帶你到處耍 | 無量文化的BLOG |美妞兒的BLOG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那一夜,月光超好。我站在夜的一端,用風一樣的速度抓住了你的衣角。你破例,沒有逃…… 我用眼睛和你對話,你則用腹語給我回答。你說你很留戀我,我就說要守侯你一輩子…… 是如水的月色為我烹了壺純正的香茶,那清香,潤心潤肺,醒了曾經的迷茫…… 那一夜,我失眠了。於是,你從我的夢中輕盈而出,落在我的睫毛上。激動的我、忙亂的我,竟不小心熱情地將你融化成霧,你就軟軟地沿著我的臉頰流淌,直讓我心疼,直想喊你的名字…… 黎明前的黑裡,心痛得醉了。醉到想睡。你便快意地回歸我夢裡,一如從前,英俊地站在飄飛的風裡。我向你奔去,用雙臂繞住了你的脖子,你就擁著我轉成了陀螺,直到我的淚如久盼的春雨,橫飛…… 幸福的感覺,就是透徹地流一回淚吧?!那真地很美,很美…… 文章來源:麥家 |張娜的部落格 | 吳木鑾的BLOG |李宇春的BLOG | HomeE |馬瑞芳的BLOG | 加肥貓的享樂窩 |綠蘿衣依 | 天下霸唱的BLOG |萃簾濎鯖的BLOG |

Next